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虚苑动态


方召麐书画展亮相济南市美术馆


10月25日下午, 由第十届中国艺术节济南市执委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山东省美协、济南市文联协办,济南市美术馆、北京虚苑美术馆承办的四场优秀作品展在济南美术馆开幕,其中“于无人处开新路—方召麐书画展”展出了方召麐各个时期的五十余幅作品。

方召麟,女。江苏无锡人,居香港。1953年在香港拜张大千为师,1970年到美国加州向张大千学画一年,以后长期旅居伦敦和香港两地作画。绘画创作取法传统,以意为之。所作山水、花鸟、人物均能自出机杼,古拙雄健,真趣盎然,具有强烈的个人风格。

 

  本期导览人:虚苑美术馆馆长李典

雅昌艺术网:李老师,请您首先介绍下方召麐老师的这个展览?

李典:此次方召麐书画展能在“十艺节”举办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方召麐一直生活在海外,国内对她知之甚少,这次能大规模的把她介绍给国内观众,我觉得是非常好的事情。

简单介绍下方召麐,她出生在无锡,1949年之前就离开大陆,一直生活在海外。她是中国画在海外非常重要的画家,从这张作品就能看出她在海外的地位。这是1997年香港回归时候,历代皇帝陵告慰祖先的纪念碑是由方召麐书写的。当时她年纪很大了,但她还是花很大心思来书写这个碑,里边也加入了很多的艺术创作。

霜秋 33.5cm×40.5cm 1950年代

李典:方召麐晚期主要是想把中国大写意山水发扬起来。她在题画上讲山水画往往容易流于纤细或细弱,她觉得中国大写意的山水没有被开发出来。她的老师张大千的泼彩,重新复活了大写意山水。我们看她晚期的山水作品,很多人觉得没有技巧,只是涂抹,实际上是对方召麐作品的不理解。方召麐在五十年代拜师赵少昂,学习岭南派的画作,而岭南画派是最注重技巧的,甚至高于工笔画。工笔画是可以重复的,颜色不够可以再补一次,但是岭南派颜色要求一步到位,所以在整体中国画技巧方面特别突出。

方召麐对岭南派绘画的技巧简直是手到擒来,她学赵少昂的作品,如果把她的名字拿去,很多人就会错认为是赵少昂的,在拍卖场上很多这种情况,把方召麐的款挖成换赵少昂的款。在红叶上面画的是老来红,齐白石也经常画,但她是用岭南派的方法表现出来的。仔细看下她的草虫,翅膀、头部的画法、浓淡是非常考究的,而且它的翅膀一笔而成,其中浓淡、干湿全部体现出来,非常精彩,其中可以看出方召麐的技巧是有多么高深。

朱柏庐治家格言 69.5cm×38cm 1952年

将进酒 李白(唐) 152cm×86cm 1990年

李典:现在很多画家往往不能写字,我觉得这影响了中国画的面貌。方召麐的书法功力是相当深厚的,从这幅小楷中,我们能够看出真的是一笔不苟。这张作品是我们现在找到作品中非常重要的代表作。方召麐的小楷实际上是面貌很多,这幅明显是学欧阳询比较多,她也经常写晋人风格的小楷。

但是她学晋人或欧阳询,里边都都带有个人的面貌,这在他早期作品可以看出。这张小楷写得就、非常规矩。写字的人都知道小楷的书法家往往写不了大字,写大字的很张扬写不了小字,但方召麐的书法能大能小。我觉得这跟她作为一个女性的艺术家的特点有关,既有女人的细腻,她也有大丈夫的气概,这个从她的作品里边是能够看出来的。

这六幅书法是方召麐中晚期的行草作品,我们可以看到的她那种气势。方召麐认为自己性格里刚强的方面更加强烈,所以在书写内容上,她更喜欢李白、毛泽东、曹操的诗,更能够表现她的那种气概。她的艺术一直在追求变化,一直在讲她要五年一小变,十年一大变。她的书法、绘画是在不停地变的,有的时候我们可能觉得风格好像不是那么统一,这也正是她追求的,每个时代要有新鲜感。

这幅《将进酒》是方召麐中晚期的代表风格,她的书法融入古今的东西,在字的肩胛结构上吸收了齐白石、张大千书法的结构方法和字形处理,但是她又借鉴古人的风貌,让人看起来还是很古朴、大方。方召麐把汉隶、汉碑的一些写法和笔法用在行书里,这也是她的一个突破。这两张书法能够看出她的功力所在,对字形的驾驭是非常强的。

泼彩画 134cm×68cm

李典:方召麐的一生都在不停进行艺术探索,他们1949年离开大陆后,能够从宏观的角度观看中国的全貌。他们那代人可能有共同的看法,就是中国画近一二百年没有太大变化,都在四王的格局里面。他们看到西方的艺术风貌时,对他们是一个震撼,希望中国绘画有所改变,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给中国画带来一种新风貌,所以他们进行了大胆探索,包括方召麐、王季迁等。红学家冯其庸曾评论方召说,她的传统功力非常高,如果说她继续走传统路子,肯定能成名、成家,但她放弃了这条“捷径”,这种探索可能会跌倒、失败,但她一直坚持走着,在他们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那种顽强,想为中国画开辟一个新天地。

这张作品是方召麐五十年代进行探索的一张作品。创作背景是五十年代时,在王季迁的安排下,方召麐陪老师张大千到美国欣赏了一批私人藏家收藏的波洛克作品,波洛克是美国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艺术家。看了波洛克的作品,对张大千和方召麐都有一些刺激,也更坚定他们继续探索的信心。后来张大千先生出现了泼彩,方召麐先生觉得说波洛克的颜料是甩上去的,但他对中国的书法没有理解,所以对线条的敏感度没有中国人那么强烈,方先生说如果把线条用把书法的书写性带入她的绘画,可能会更加震撼、有张力,所以她在这方面进行了很多探索,这幅作品就是探索的结果。

安宁 80cm×61cm 1993年

李典:方召麐一生漂泊在欧亚大陆,都是在旅途中,稳定的时候不多,但她时刻都没有忘记自己的祖国,她对祖国的爱是我见过海外艺术家中特别突出的。六十年代,当时中国还是比较封闭,她就开始进入中国旅行,走了中国很多的地方,特意去了陕西和山西,她发现窑洞的时候非常震撼、非常兴奋。她在那里看到了人民的质朴和勤劳,她认为找到了自己的“桃花源”,觉得了一种安宁、慰藉。之后窑洞成为方召麐画作当中一个重要的表现题材。

在这幅画的题记中,她这样写道,“愚一生东奔西走,希望有一片宁静的净土。60年到了陕北,见到了窑居让我感动不已。”这张画上边有“安宁”两个字,这也是她双胞胎女儿的名字,她的画作里经常会出现这两个字,这也是她一生的追求,希望安宁。她表现窑洞是用很特殊的表现方法,在线条、结构上吸收了很多汉砖、汉画的风格。她对汉朝的艺术情有独钟,她的很多人物画中用的器具和人物服装是从汉代画像石、画像砖上面来的。她认为中国的艺术大美是在汉奠定基础的,之后只是丰富汉朝的这种美学,所以她对汉的东西非常情有独钟。在这幅画中,窑洞的那些砖、石头,上面的架构很多东西是从汉陶器、陶纹上边转化过来的,所以更加使得这张画质朴,能够表现她一生的追求,宁静、质朴、勤劳。

山中人家 245.5cm×125cm 1989年

李典:方召麐曾在一幅画的题记中这样写道,“中华文化五千年,我辈必须要对自己的艺术有坚定之信心,只有如此,方能得到西人(西方人)的尊重,不拒绝人家之精华,更要不放弃中国文化之特质。”这就是她对中国画的一种理念。

方召麐虽然长期生活在海外,但是她一直坚持要把中国的艺术推向世界,她一直在讲“我不能投降给西方”,很多中国画家到了西方以后完全搞油画、画西洋人的东西,方召麐是绝对不接受这一点的。她就说中国的东西已经很伟大了,我们要让更多人去了解,推动它健康向前发展,这是我们这辈人做的工夫。

从这张画面上,能够看出她不拒绝西方的东西,但是我们也不放弃传统的精华。在这里边她运用了中国书法的线条来把山架构起来,表现出山的这种雄强的气势,但是从构图、表现手法上,又吸收了很多西方的东西,比如说有很多波洛克、马蒂斯的影子。这些统一在方召麐的笔下,这是她最了不起的地方。

逍遥游+211.5cm×145cm+1980年代 

李典:现在大家都在讲当代艺术,也出现了很多种面貌,但是当代艺术需不需要传统实际上是一个很值得探索的地方。现在所谓当代水墨的面貌很多,但是这里边水平也是参差不齐,我们需不需要从传统中来,在传统的基础上面发展当代艺术?后边的这张画给大家做出了一个很好的例证,因为方召麐的书法功底非常深厚,运用她非常敏感的书法的线条,有力拔山河、撼山动月的气势,把山水的雄伟表现出来。仔细看这张画可能是寥寥数笔,但是整个气势好像迎面而来,这是方召麐七十岁时候的一张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