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虚苑动态


“敦煌少女”、林徽因弟子常沙娜与虚苑合作版画创作



1. 常沙娜先生再访虚苑并验收签版作品

 

6月20日,冒着京城炎炎暑气,著名艺术家、中央工艺美院原院长、87岁的常沙娜先生二度造访虚苑。自去年8月,常先生与虚苑版画确定合作以来,今天是第一次验收。

此次验收的是两幅丝网版画。原作是常先生于2007年创作的《马蹄莲》,与画于2000年前后的著名的《勒杜鹃与蝴蝶》。


 

常沙娜先生戴上老花镜,逐一审视画面的每一处细节处理,再比照原画的线条与肌理。对于《马蹄莲》,常先生指出,马蹄莲本为素色,背景略微可以调深一点,更能烘托出花的生动。虚苑版画艺术家与技师们认真聆听先生意见,仔细记录,随后安排对画作进行调整。

 


另一幅《勒杜鹃与蝴蝶》是常沙娜创作于2000年前后的水彩画(40x69.5cm),这次虚苑丝网版制作的尺寸略微放大为56x76cm画面显得更加饱满,一丛勒杜鹃蓬勃怒放,七只彩蝶栩栩如生,描绘出一派人间美满、岁月静好的祥和景象。

 

常先生对虚苑承制的这幅版画作品非常满意。老人随即握起铅笔,亲自签版,一笔一划,留下娟秀的字迹。至此,常沙娜先生《勒杜鹃与蝴蝶》的112幅丝网版画艺术品完成。

 

《勒杜鹃与蝴蝶》,丝网版画,56×76cm  常沙娜,2018。虚苑版画承制。

 

其中100幅为1-100/100编码版,另有12幅为ATL、AP、PP版。参与制作艺术家与技师有:陈驰航、李宇飞、王高明、李国平、冷雨延、秦诚洋。2018年虚苑版画承制。

 

常先生签字照片,2018.6

 

2. “敦煌少女”的艺术成长之路

 

1931年3月26日,常沙娜出生于法国里昂,因毗邻当地一条河流“La Sane”而得名Sona,译为中文“沙娜”。其父是著名留法画家常书鸿,毕业于法国巴黎高等美术专科学校,留学期间成立了“中国留法艺术家学会”,身边聚集一干当时留法的艺术学子:王临乙、吕斯百、曾竹韶等。童年的常沙娜在巴黎艺术氛围里快乐成长,会说一口纯正的法语。聊起在左岸的那段童年生活,87岁的老人随口哼唱起一曲法国童谣,眼里满满的欢乐与童真。

 

常书鸿油画:《沙娜像》,油画,46 x 38cm,1935年,法国蓬皮杜国家艺术与文化中心藏

 

1935年,受到《敦煌图录》画册的吸引与召唤,常书鸿举家离开巴黎回国,并从1943年起坚守敦煌50年,扎根莫高窟临摹敦煌壁画,保护敦煌壁画艺术,被誉为“敦煌守护神”。从14岁起,常沙娜跟随父亲进洞窟,临摹大量敦煌壁画。常书鸿要求女儿从客观临摹入手后以整理临摹为准,将北魏、西魏、隋、唐、五代、宋、元各代表窟的重点壁画全面临一遍,并在临摹中了解壁画的历史背景,准确把握历代壁画的时代风格。

 

“我每天兴致勃勃地等着蜈蚣梯,爬进洞窟临摹壁画。那时石窟都没有门,洞口朝东,早晨的阳光可以直射进来,照亮满墙色彩斑斓的画面。”冷僻、寂寞的敦煌洞窟成了常沙娜的艺术天堂,给予她最丰富的艺术与精神给养。在这样的环境里,一位满怀艺术热情的“敦煌少女”茁壮成长。

 

《舞人》,常沙娜临摹作品,初唐220窟, 岩彩, 53x38.5cm, 1946

 

正是近5年敦煌的临摹经历,练就了常沙娜扎实的基本画功,她谓之不可不做的“童子功”。1951年,常沙娜被梁思成、林徽因破格招入清华营建系工艺美术教研组当助教,并在林徽因的指点下,踏上了艺术设计与教育之路。

 

常沙娜与父亲合影


“在我父亲常书鸿筹办的北京敦煌文物展览上,我和梁思成、林徽因先生见了面,只交谈了短短十几分钟。几天后,他们便破格招我,去清华营建系,做助教。我当时还是三无人员,没有学历(留学美国未取得学位),才20岁,林先生就那么信任的让我去当助教,真是不可思议。”回忆起人生道路的伯乐,常沙娜不无感慨,那真是个唯才是举的年代。


常书鸿写给常沙娜的亲笔信“沙娜,不要忘记,你是‘敦煌人’......也应该把敦煌的东西渗透一下的时候了”

 

在林徽因的指导下,常沙娜非常巧妙地将敦煌艺术元素运用在实用设计中。她以敦煌图案为蓝本,完成了如人民大会堂建筑装饰等国家重点设计任务。同时,她向自然的生命形态攫取艺术灵感,创作了许多花卉作品,并形成了清新隽雅的个人风格。


常沙娜设计作品,人民大会堂宴会厅上的天顶花灯设计,1958


 

 3. 艺术需要传统、传承、传播

 

“学艺术,要学传统,学大自然。大自然本身的色彩是协调的,如漂亮的花卉、蝴蝶、鸳鸯,色彩是大自然造化而成的,有的是出于生态平衡保护自己的需要,有的是出于繁衍的需要,它们一同构成了大自然绚丽多彩的和谐。”纵观常沙娜的代表作花卉系列,呈现的温润淡雅、岁月静好,正是体现了这种大自然的和谐。

 

这也是第一次虚苑与87岁的常沙娜先生合作,为先生提供版画再创作支持。过去,常先生多使用传统的水彩、水粉等技法创作。为了更好的传承与传播数十年厚重的艺术积淀,在常先生去年首次参观了虚苑版画工坊的制作工艺之后,便高度信任虚苑的专业水准,达成了由虚苑承制15幅作品的版画再创作计划。

 

除了上述两幅之外,还有13幅常沙娜旧作,创作时间跨越1970年代到2010年代,画风、技法差别较大。其中著名的《紫藤》《鸢尾花》《仙客来》三幅,创作于40多年前的1975年。如何既忠实还原常先生旧作的水准与精神,又体现版画材料的特殊艺术效果,这向虚苑版画艺术家与技师们提出了严峻考验。

 

铜版组艺术家与常沙娜交流铜板处理建议

 

在虚苑创始人姜兴道先生全程陪同下,常沙娜兴致勃勃的参观了虚苑工坊的各个工作室,了解木版、铜版、石版、丝网等工作室的不同创作技术与流程,对青年艺术家和技师们的精益求精与严谨敬业精神赞叹不已。

 

特别是在木刻工作室,常沙娜先生观摩了木刻艺术家肖飞工作室,并对付出5年时间完成著名艺术家邱志杰的《金陵剧场角色绣像图》木刻版画作品,赞赏不已。

 

常沙娜参观木版工作室

 

“现在太缺乏这种工匠精神了!”常先生回忆起她少年时期,跟随父亲在莫高窟临摹,才练就了一身“童子功”。“而现在学画的孩子热衷于用数码速成,取代基础画工训练,把真正画画的传统抛掉了。”

 

常沙娜先生鼓励虚苑的艺术家们踏实创作,传承艺术。她竖起了大拇指:“很了不起,培养了这么多踏踏实实的艺术家和技师,精益求精的打磨着艺术,只有这样,中国文化才能传承,中国艺术才能传承。”(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