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行业资讯


“1:1计划:苏新平、邱志杰双个展”开启校际师生交流


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2015年开年展“1:1计划:苏新平&邱志杰双个展海报

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2015年开年展“1:1计划:苏新平&邱志杰双个展海报

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2015年开年展“1:1计划:苏新平&邱志杰双个展海报

  2015年1月5日下午三点,中国美术学院启动全新品牌系列展览“1:1计划”, 首展迎来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苏新平、中国美术学院教授邱志杰两位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的苏新平教授和中国美术学院邱志杰教授,都是先后毕业于两校同一专业——版画系的毕业生,如今不仅其艺术蜚声海内外又都是执教于两校的在职教师。

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在开幕式上讲话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在开幕式上讲话

参展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苏新平在开幕式上讲话

参展艺术家、中国美术学院教授邱志杰在开幕式上讲话

  展览开幕仪式由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本次展览的策展人杨劲松主持,他在讲话中介绍“1:1计划”旨在增进中国美术学院与中央美术学院两所高等院校师生之间的学术交流与对话。之后,首先发言致辞的是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他说:“中国美术学院与中央美术学院是真正意义上的兄弟学院,同时背负着启蒙与救亡的使命,担当着艺术教育重要的职责。苏新平和邱志杰是目前中国艺术界活跃的艺术家,同时也受到了这南北两所院校的艺术熏染,他们两都是版画专业出生,通过版画的媒介意识和敏锐的思考,塑造了他们。苏新平给我最深的印象是他的石版画。那种草原上的孤独和冲击力,给我带来心悸的人性之感。近几年他开始创作油画作品,也特地为本次展览创作了数件新作,他的作品始终在思考着人文诗意,叙述了浓厚的乡愁与追思之情。邱志杰则是难得的才子,从早期的地图绘画到如今的全媒体艺术,当代艺术所有的领域没有他的盲区。这次展出的作品是一场全媒体的奇观,我在和他交流时说道最喜欢的是他的绘画,因为里面既有瑰丽的思想的智慧,又有潇洒自如的绘画笔力。我非常感谢他们两位能为本次展览创作出孜孜不倦的作品。”

  新近上任的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在随后的发言中表示:“作为对中国美术学院1:1计划的回应,我认为最有效的方式是也把这个展览在我们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里实施。对于今天的展览很好的构成了两位艺术家之间的对话,也可以说是相互之间的映照。这两位艺术家所呈现出的视觉形态,提示我们中国的艺术一定要在两个方面不断形成自己的学术水平,一个艺术家的思维要尽可能的宽广、学问方式要更多的做深做透,所以我认为他们俩在这两方面很值得我们敬佩。”

  接着两位参展艺术家苏新平和邱志杰也都陆续上台讲话,并接受了由中国美术学院颁发的作品收藏证书。开幕式后,在二楼展厅又举行了由高士明担任学术主持的“面对面”学术研讨会,来自全国各地的策展人、艺评家、艺术机构领导、媒体等与中国美术学院的师生们一起与苏新平和邱志杰面对面进行对话与交流。据悉,本次展览还准备了一系列相关的学术讲座,展期将持续至2015年1月25日。

参展艺术家邱志杰和苏新平接受由中国美术学院授予的作品捐赠证书

“1:1计划:苏新平&邱志杰双个展“面对面学术研讨会”现场

“1:1计划:苏新平&邱志杰双个展“面对面学术研讨会”现场

  关于开年举办苏新平、邱志杰双个展的意图,展览总策划杨劲松表示,苏、邱二人的艺术显然逾越了传统视觉阅读的经验范畴,它们引发的视觉冲击远比眼前呈现的作品效果要广泛和深刻,为我们熟悉又陌生的视觉实践提供思想平台,通过这两位有着相似学历特征的艺术家的成长实践道路,或许可以尝试解答当下国内纷纷扬扬“美院不是培养艺术家摇篮”之惑。就作品来说,‘苏新平:我是这样一路走来’的作品展恐怕不仅可以答疑解惑,许多正在路上的朋友们也应该不难找到共鸣之处。‘邱志杰:邱注上元灯彩计划’的作品,相信还能以另外的方式向观众进一步揭示‘人与艺术’之间那层神秘的关系。除此之外,为了证明艺术与艺术家这类关乎宏大理想的必然性,这次展览专辟了一个真实的文化研究史学背景,准备了一系列相关的学术研讨会、艺术家与观众面对面交流会来从侧面加宽认识。

  苏新平:我是这样一路走来

  苏新平,著名艺术家;1960年生于内蒙古集宁市,1977年在部队服兵役,1979年入天津美术学院绘画系 。1981年在集宁市文化馆。1983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绘画系,在内蒙古师范大学美术系任教,198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研究生班,获得硕士学位,现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副院长。

“1:1计划:苏新平&邱志杰双个展”之“苏新平:我是这样一路走来”海报

  奇异的光!

  “最初运用强光,只是觉得画面效果很好。后经多次去草原,渐渐发现强烈的阳光常常给我带来一种莫名其妙的错觉,有晕眩,有虚幻,世界是不真实的,随之而来的就是难以摆脱的神秘和恐惧感。一种体验的多次重复,渐渐地就很自然地出现在画面中了。”

  ——苏新平

“1:1计划”展览现场,图为“苏新平:我是这样一路走来”中的作品

“1:1计划”展览现场,图为“苏新平:我是这样一路走来”中的作品

“1:1计划”展览现场,图为“苏新平:我是这样一路走来”中的作品

   平静的影子!

  在你的这些画面里,全都是你内心的心境的表达,包括一根电线杆子(或是你自己的),完全是你自己每天在画自画像,在照镜子,一个石头墙,一个门.......

  ——宋永平

  外面的热闹气氛我也看到了,但总觉得与自己没有关系。因为性格原因,没能力与人沟通,也没能力和欲望非要参与其中,对我来说只有画画才感到踏实,才能找回自我。所以除画画外什么都不参与,可以说生活极其单纯,甚至是单调和枯燥。

  ——苏新平

  苏新平的绘画作品不以主题性绘画叙事建长,人物极少共同从事某种集体性活动,他们或端坐,或行走,或伫立,或沉睡,都处于一种静寂的凝神状态。对于天地、自然、牲畜、自己的影子,他们都是以一种平静的眼光去观看,没有特别的激动、惊讶和剧烈的动作,一切是这样透明单纯,一切又是那样含蓄丰富,在这种平静的气氛中,自有一份神秘的体验。他们对于空间的无限和时间的永恒,有一种与都市人迥异的感受。天地、人马、四时循环,一切都凝聚在平淡孤寂之中。所以苏新平喜欢黄昏,黄昏里一切都是那样宁静、单纯、美好。万物凝固成美好的景象。

  ——殷双喜:《走进草原——苏新平版画研究札记》节选

  人马的远去!

“1:1计划”展览现场,图为“苏新平:我是这样一路走来”中的作品

“1:1计划”展览现场,图为“苏新平:我是这样一路走来”中的作品

“1:1计划”展览现场,图为“苏新平:我是这样一路走来”中的作品

“1:1计划”展览现场,图为“苏新平:我是这样一路走来”中的作品

  从超现实主义到自动主义:早期的石版画作品,内蒙古的单调景物,强烈的自然光,协调的人马关系等都充满着艺术家的独立思考和质朴表达。

  少数民族题材不仅仅表现蒙古民族的生存状态,更多融入了个人心理因素,在语言的表达方面虽然借鉴了现代主义方法,比如超现实主义、抽象艺术等等流派的表现因素,但是更多的被转换为适合个人内心和精神需要的语言方式和方法。我想大家之所以对我的版画作品感兴趣,原因就在于不同于以往所看到的那些外在的呈现,更多的是艺术家的独立思考和质朴表达。

  ——苏新平

  现实的物理空间和画面里的虚构空间,看的位置和被看的位置,被这三重视线重新组织成另一种关系:画中的人、作画的人和画面的人,没有旁观者,没有规划者,没有被观看的人,我们都被重组进同一维度里,处在同样的经验位置和苏新平一起站在他的石版画前时,我清晰地感到了这一位置;而那始终处于画框外的中心事件,变成了三重视线共同关注的方向,或者说兼在虚实两界,那可真是没有恰当的手法将它形象化。

  ——舒可文

  鬼怪的恐惧神秘!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喜欢缠着姐姐给我讲各种鬼故事,,听着姐姐绘声绘色的讲述,我感觉到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世界,它不仅可以通过语言来呈现,也会在偶尔从草原深处传来的狼嚎声中变得更加具体,可信。这些鬼故事不仅把我吓得缩在被窝里不敢露头,而且还会与夜间的梦境交融,使我感到既恐惧又迷恋。

  ——苏新平

  盲从的集体行为!

  《干杯》系列集体性质的经验取代了他在早期作品里能够找到的那些处于孤立或者隔离状态的人物形象。敬酒作为一种表达认可、顺从和庆贺的仪式化的程序成为朵数社会集体中的一种社交语言,同时反思着公共场合中的敬酒现象里面包含着的权力关系和幕后规则。

  “永失宁静”的状态!

  我经常要求自己尽可能不走回头路,虽然这样的观念和态度给自己制造了很多难题,让自己处在一种“永失宁静”的状态,但这是艺术家的必由之路,是没有什么捷径可走的。

  ——苏新平

  我一直在试图通过持续的实验,寻找到适合自己独特的语言方式和方法,其目的是希望用更准确和独特的语言来表达人与人、人与社会以及人与自然的关系,无论是早期的石版画还是“欲望之海”、“干杯”还是近年来的“风景”以及“八个东西”等系列,都是在探讨这样的话题,也许这样的探寻需要艺术家终其一生去努力,但是我会无怨无悔的探寻下去。

邱志杰:邱注上元灯彩计划

  邱志杰,艺术家与策展人,1969年生于福建漳州。1992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版画系,开始介入当代艺术活动。现为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教授。

“1:1计划:苏新平&邱志杰双个展”之“邱志杰:邱注上元灯彩计划”海报

  基于对一幅明代古画《上元灯彩图》的研究,邱志杰自2010年开始“邱注上元灯彩计划”, 这是一个包括了写作、绘画、装置和剧场的大型综合计划。至今已举办多次展览,本次在我馆举办的将是这一计划的中期总结展览。

  明人的《上元灯彩图》是一幅再现元宵节期间南京老城南灯市与商贸集市盛况的风俗画,通过对这幅图的研究和重构,邱志杰从中演绎出一个庞大的创作/游戏/研究的构架,是对于中国历史的述说方式的演义和基因图谱绘制。

  《上元灯彩图》画工精良,但常年流传于民间,鲜为人知,可谓“养在深闺人未识”。至2004年美国俄勒冈大学与俄大美术馆举办《中国近代私密生活面面观:物品、影像与文本》研讨会上才首次被展示。据徐邦达先生的研究,是幅绘制于明代中叶,描写的是居住在南京秦淮河畔一带的人在上元佳节庆贺节日的欢腾游乐景象。原画无名款,现用名称来自于徐邦达先生在1991年在其引首所书的“上元灯彩”。

  这幅画可以说是邱志杰实施“邱注上元灯彩计划”的一个契机,正是这幅画诱发了邱志杰长久以来盘桓在心头的诸多思绪。关于这一点,邱志杰在一次访谈中谈到:“长久以来,在当代艺术的展览系统中,忙碌地应对着一个个具体的展览机会和话题,时常会让我有一种隐忧。怀疑自己正在渐渐远离对世界和生活的全盘思考,正在被职业身份绑架着,离开某种更深层的知识。《上元灯彩图》一方面很社会很全景,另一方面又比《清明上河图》更集中在人的精神世界,对我来说它就成为很好的演练对象。像一块磨刀石,或者王阳明所面对的竹叶,这样一种物品其实是我们用来全面演练我们的历史观和社会观的一种道具。”

“1:1计划”展览现场,图为“邱志杰:邱注上元灯彩计划”中的作品

“1:1计划”展览现场,图为“邱志杰:邱注上元灯彩计划”中的作品

“1:1计划”展览现场,图为“邱志杰:邱注上元灯彩计划”中的作品

“1:1计划”展览现场,图为“邱志杰:邱注上元灯彩计划”中的作品

“1:1计划”展览现场,图为“邱志杰:邱注上元灯彩计划”中的作品

“1:1计划”展览现场,图为“邱志杰:邱注上元灯彩计划”中的作品

  正如贡布里希所认为的,“一切艺术都只是艺术家而已”。对于邱志杰来说,当他确定了一个关乎传统的创作基础之后,他将通过自己在当代的实践来表达自己的认识。

  邱志杰首先放大重画了这张古画,一边加以各种注释。形成基于古画基础上的第一件创作。作者把绘画过程视为是一种阅读和书写,这个绘画的过程是对《上元灯彩图》的一种“注释”。所谓“注释”,意味着图像和文字将是从《上元灯彩图》所引发出来的,但并不拘泥于原型,而是在理解的基础上,指向多种方向。这些画作将成为各种装置的草图,各种表演和事件的脚本,和展厅内其他创作机密相关。

  在研究的基础上,邱志杰提炼出108个地面的角色和28个空中的灯笼角色,制作了一系列的肖像,同时也是装置的草图。在这些肖像的基础上,另一批绘画产生出来,阐明这些角色之间的相互关系,这些画是这个金陵剧场表演的脚本。

“1:1计划”展览现场,图为“邱志杰:邱注上元灯彩计划”中的作品

“1:1计划”展览现场,图为“邱志杰:邱注上元灯彩计划”中的作品

“1:1计划”展览现场,图为“邱志杰:邱注上元灯彩计划”中的作品

“1:1计划”展览现场,图为“邱志杰:邱注上元灯彩计划”中的作品

“1:1计划”展览现场,图为“邱志杰:邱注上元灯彩计划”中的作品

“1:1计划”展览现场,图为“邱志杰:邱注上元灯彩计划”中的作品

“1:1计划”展览现场,图为“邱志杰:邱注上元灯彩计划”中的作品

“1:1计划”展览现场,图为“邱志杰:邱注上元灯彩计划”中的作品

  杨劲松表示:“作品呈现的路径和展陈方式,都是经过精心布置的。艺术家们希望用实践的方式阐述自己对艺术的理解。策展人、评论家鲍栋表示“在这件作品中,邱志杰表现出了他开阔的思考格局与一种散点式的构造能力,使他在“考古/想象”维度上的艺术实践有了一个优秀案例。”

  在邱志杰撰写的历史剧本中,所有的角色都不会退场。这项计划的核心概念是历史演变的隐秘基因。作者认为历史会不断地以相似的方式循环。同样的角色将在历史中反复出现。因此他提炼出所有的历史中普遍存在的角色设定。例如,只要有年幼的皇帝,一定会出现权臣。只要有权臣,一定有试图推翻他的野心家和刺客。真实的历史任务只是这些历史角色的扮演者。因此,这些角色其实是历史的内在基因。散布在空间中的108个装置,每一个分别对应于一种在历史上反复出现过的角色。例如国色、僧侣、告密者、革命者、税吏、流寇……等等。这些角色有时候是人物,有时候是某种事物,例如漕运、狼烟、谶言、丹药等等。

  他创作的过程,便是一次驱使历史成功逃走的过程,是一个重构历史的过程,是一场关于历史的噩梦。他“不断地背叛自己,反复无常到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他的下一步必须毫无理性和逻辑。他尽可能地变得冷酷,不停地转身,逃离、更新。最终在一种紧张的出逃计划中完成了思想的流溢,体现在他的文字中,或许是语无伦次的,体现在他的画面中,或许是怪诞不经的,但是在这样的过程中,他完成了历史与自己的亲密结合,他重新发现了历史。